移动版

雕爷牛腩遭投资人起诉 网红餐厅缘何频频昙花一现

发布时间:2020-05-18 21:36    来源媒体:和讯

财联社(北京,记者 杨泽世)讯,“疫情突然爆发,餐厅无法营业,高额房租催款、供应商催款,以及待支付的人员工资已使我们筋疲力尽,或许等不到春暖花开就要与各大商场沟通,关闭店铺,做破产清算了。”网红餐厅雕爷牛腩所属公司一宗(北京)餐饮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一宗餐饮”)在近期向其朝阳大悦城(000031,股吧)店众筹投资人下发的告知书中称。

雕爷牛腩曾通过营销手段红极一时,但随着新营销话题的缺失而日渐式微。前宅食送CEO、餐饮老板内参副总裁穆杨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“爆品策略容易形成记忆,如黄太吉的煎饼、西少爷的肉夹馍、雕爷牛腩的牛腩,都是很好的开始,但后期产品线不够,大的SKU不够,导致消费者不会高频消费。所以营销话题虽好,只是进入餐饮行业的外壳,产品力的问题,导致缺失内核。”

由盛转衰引发投资人诉讼

“2015年9月22日,200名投资人与一宗餐饮、北京一宗牛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(雕爷牛腩大悦城店项目)、北京长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《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协议》,200名投资人通过京东东家平台对雕爷牛腩大悦城店进行投资,每人投资1万元,共享有店铺50%的股权收益权。初始获得5000元消费券。 ”有投资人于2020年5月6日在某投诉平台上对外表示。

该投资者称,协议约定每年分红,相应消费券发放,目前执行到第4年,雕爷(创始人孟醒)微博确认把公司卖了,查询相关公司主体信息,确认股东变更,这触发了协议相应的3.1融资退出机制的回购条款。“2019年8月31日,11位投资人与京东、雕爷方就回购事宜进行沟通,9月15日给出了一个无视投资人合法权益的方案,所有投资人都不接受任何有违原协议的方案,要求京东督促雕爷牛腩方履行回购义务。”

财联社记者致电一宗餐饮相关工作人员,对方以“不方便透露”为由婉拒采访,记者发送的采访提纲,截至发稿亦未获回复。

资料显示,雕爷牛腩创立于2012年,主打“轻奢餐”,宣称牛腩配方是以500万元从香港食神戴龙处购得。2013年,该品牌获得6000万元A轮投资;2017年1月又获得盛大集团的战略投资。

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该品牌属于高开低走。其创始人孟醒曾在2019年8月发文称,“雕爷牛腩的餐饮生意我一直缺时间关注,也持续下滑,上半年雕爷牛腩卖给了一家餐饮管理公司。”

据了解,雕爷牛腩品牌所属公司一宗餐饮成立于2012年11月,注册资本20万元。2019年6月3日,一宗餐饮法定代表人孙丽婷退出,变更为潘行雷;同时自然人股东孟醒、田晖、孙丽婷,法人股东上海黑奔马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退出投资人,取而代之的是自然人股东潘行雷、李志宏;同年11月,新增自然人股东朱天成。

正是由于一宗餐饮股权重大变更事项及财报信息未及时披露,引发众筹投资人的不满。据上述投资者披露的信息显示,2020年4月28日,一宗餐饮给投资人发送告知书称,“鉴于大悦城店存在众筹资金情况,公司领导人正在通过私人向外借款方式来保护众筹资金的利益。”

对于上述兑现方式,投资人并不满意,并指出,“对方以新冠肺炎不可抗力为由,拒绝履行协议约定且计划申请破产清算流程,项目方将投入本金1万元强制变成消费金,且已在其小程序端冻结消费功能,此已涉嫌虚假宣传和欺诈消费、合同违约。”

有消息称,近期,雕爷牛腩的投资人已先后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其提起诉讼,部分诉讼已经进入调解阶段。

网红餐厅陷“花无百日红”困局

在业内人士看来,雕爷牛腩的处境正提示了该品牌的由盛转衰,同时,网红餐厅的落寞也并非该品牌一个。比如同在2012年诞生的黄太吉,运用互联网思维做餐饮服务,其主打产品为煎饼果子。

彼时,黄太吉声称要做中国的麦当劳,打破煎饼果子以往“路边摊”的形象,采用包装精美、门店堂食的做法,试图打造以煎饼果子为核心的中式时尚快餐连锁品牌。该品牌同样通过各种营销噱头窜红。 资料显示,该公司于2013年拿到创业工场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;2015年获得分享投资、金慧丰投资数千万的A轮融资,同年还完成1.8亿元的B轮融资,估值达到2.5亿美元;2016年获饿了么战略投资;2017年获盛景网联战略投资。

业内人士认为,尽管资本纷至沓来,但黄太吉并未获得预期的发展。该公司曾试图通过单品牌向多品牌战略转型,如推出“牛炖先生”炖菜、“大黄疯”小火锅、“从来”饺子馆等,但因高额的租金和较低的业绩而宣告失败。

从市场层面来看,目前黄太吉已基本上销声匿迹。天眼查信息显示,黄太吉品牌所属公司畅香利泰(北京)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也深陷泥潭,该公司分别于1月17日和4月21日被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分别为3.8万元和14万元,其法定代表人齐宝玉也于5月11日收到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。

事实上,多家曾红极一时的网红餐厅正在悄然消失,如“赵小姐不等位”目前已关闭所有门店,“很高兴遇见你”此前大面积关店,北京目前仅剩朝阳大悦城店营业。

“网红餐厅的关店率非常高。如果只是网红餐厅,没有后续的创新升级,或者盲目扩张,资金链肯定会承压,所以从网红餐厅发展来看,首先要保证品质,其次才是品牌、服务体系等。”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。

穆杨则认为,“吸引流量后,就要做内功,对产品、战略、运营进行优化,往后发展才能持久。在特别具象的单品上,如肉夹馍、牛腩等,开始会吸引顾客,长期也会阻碍客户的持续消费。”

“此前餐饮从业水平不高,竞争手段相对单一,一些跨界人才进入后带来新的玩法,营销做的不错。但传统餐饮企业在了解以后,可以通过一些新产品、营销模式吸引消费者,在产品力上会迅速赶上网红餐饮品牌。”穆杨说。

在某餐饮企业内部人士看来,网红餐厅没有利用好红利期,所以在其特点被对手熟知,基本就进入了倒计时。“也不排除网红餐厅创始人,根本没想持久去做餐饮,以其模式复制下一个网红产品,或者直接将其炒红后卖掉,进行资本层面的运作。”

(责任编辑:张洋 HN080)

看全文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